分分快三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服务项目
你的位置:分分快三 > 服务项目 > 光绪年间一桩奇案,让人不禁感慨:世间怎有如此寡廉鲜耻的姐弟

光绪年间一桩奇案,让人不禁感慨:世间怎有如此寡廉鲜耻的姐弟

发布日期:2022-04-18 21:14    点击次数:204

古往今来,杀生害命的手段不胜枚举,其中不乏借用“活物”以助行凶者,似光绪年间发生在安徽省怀宁县的一桩“青蛇入口杀人案”,便是其中之一。此案甚是离奇,若有兴致,且听“大狮”娓娓道来。

话说,安徽省怀宁县五道街有个富裕人家,户主姓王名章,娶妻梅氏。先后诞下一女一子,女名丽芙,子名树屏。姐弟俩相差一岁,从小出双入对,青梅竹马。

说话间,姐弟俩长大成人,端的一对好儿女。那丽芙真真儿人如其名,艳绝怀宁县,美貌如芙蓉,不是西施能再生,也是飞燕新转世。方圆百里之内,当之无愧的花中魁首。

列位有所不知,那丽芙人虽貌美,却是个寡廉鲜耻的东西,与她那一母同胞的弟弟树屏,效法那刘宋废帝刘子业、刘楚玉两姐弟,瞒着父母干出有违人伦的腌臜勾当。

有道是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时间久了,丽芙树屏的丑闻被人发现,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,让王章和梅氏丢尽了老脸。

奈何,这对姐弟已经走火入魔,难舍难分,将父母的苦口婆心置于脑后而不顾,依旧我行我素,才不管别人怎么说。

如此,王章两口子也只得用狠招了。胡乱为丽芙找了一户人家,连推带搡地把她赶出家门,并不准她再回娘家。

树屏视老姐为心头肉,哪肯放老姐离开。撒泼打滚,寻死腻活,说什么也不让老姐走。

弟弟舍不得姐姐,姐姐又怎能舍得了弟弟。姐弟俩当着众人的面抱头痛哭,说出的话不堪入耳,令在场之人无不面红耳赤,视这对姐弟为人中禽兽。

奈何,丽芙最终还是被塞进了轿子,抬到了那个窝囊汉子的家中,成了人家的媳妇。虽如此,却难缚丽芙那颗不羁的心,她整日思念弟弟,偏又对性格窝囊的丈夫毫无感情可言,煎熬数月,再也捱不住了,偷偷回娘家与树屏偷寒送暖,重温旧梦。王章两口子看了,也是没法,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全当没有看见。

转过年春天,王章两口子托媒人把从小聘定的儿媳倪玉贞娶过门来,意图借新媳妇拴住儿子的心。

不料儿子新婚不久,王章两口子便相继染病去世,家里便只剩下树屏玉贞小两口。这玉贞长相平平,从小本分惯了,全然不懂风情,树屏自是对她不中意,打过门来便没拿正眼看过她,一心只在姐姐丽芙身上。姐弟俩自二老去世,眼前没了遮拦,二人只管尽兴,只当没有玉贞这个人。偏那玉贞又是个老实巴交的窝囊性子,即便撞个正着,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。

可老话说得好,兔子急了也咬人,玉贞虽说老实本分,但总有被逼急了的一天。时间久了,玉贞再也看不下去,由不得指桑骂槐地咒骂几声。

说话一年过去。时值光绪十二年六月,一天傍晚,天气燥热,怀宁县令杜辛正在后院歇凉,忽闻差役来报:外面有人击鼓,报说妻子暴毙,请求衙门出面验尸。

杜知县不大愿意地穿上官服,出去看了,来人正是王树屏。问他如何发现妻子暴毙,他说:“小人晚饭时与妻子倪玉贞一同饮酒,玉贞微醉,自行回屋,不一刻突然气绝。故特来报官,请求验尸后下葬。”

杜知县听了,立即带上仵作差役一干人等,乘了青皮轿子,随着树屏来到现场。掰开玉贞的嘴来看,其中并无毒质。看那面皮身上,肤色无异,唯独肚腹处有些鼓胀,周身并无伤痕。照此来看,倒也符合无疾暴毙的症状。

正待杜知县准备回衙之时,仵作又有了新发现,报说:“死者倪玉贞仍是处子之身。”

此言一出,杜知县不由得勃然大怒,喝令左右,将王树屏绑了。王树屏大喊冤枉,杜知县喝道:“大胆的王树屏,你说你与你妻倪氏之死无干系,我来问你,你与倪氏成亲已有多久?”

王树屏眨眨眼到:“小人与倪氏成亲已有一年有余。”

杜知县又道:“既然成亲已有一年有余,为何倪氏至今仍是处子?显然是你另有所爱,谋杀于她。快快从实招来,免受大刑之苦!”

王树屏思忖片刻,说:“小人贪玩,不懂男女情事。虽娶妻一年有余,但一直未与同房。玉贞之死,确与小人无关,小人亦无他爱,望大老爷明察!”言辞凿凿,掷地有声,倒也不像说谎。

杜知县苦于没有证据,只得让人放了王树屏,吩咐打道回府,来日再作计较。树屏立即让人买来棺材将玉贞盛殓,即日下葬。

回到县衙,杜知县刚要睡下,差役匆匆报说,王树屏的叔叔王有堂非要面见杜大人。杜知县听过王有堂的名字,知道他是当地的大财主,于是起身相见。

王有堂见到杜知县,行礼之后,分宾主落座。先是几句寒暄,接着拿出一个锦盒,放在杜知县的面前,即便告辞离去。

待王有堂走后,杜知县赶紧打开锦盒看了,里面竟是四根金条。杜知县怎能不识时务,赶紧将锦盒交于夫人收好,至于倪玉贞的死因再也不提。而王树屏那边也已经将玉贞下葬,此事到此不了了之。

却说玉贞死后,丽芙便住在娘家不再回夫家,夫家来人催了几次,皆被树屏给打了回去。自此,这对姐弟全无顾忌,昼则同耍,夜则同眠,卿卿我我,俨然一对夫妻做派。

眼瞅到了年根底下,王树屏借着采办年货的当儿跟一帮狐朋狗友在酒肆豪饮。众人皆醉之时,有人冷不丁地质问树屏:你那过门不久的妻子到底怎么死的?

王树屏先是一阵狂笑,然后喷着酒气,洋洋得意地说:“是我给弄死的!”

酒友笑他吹牛。他不服气,竖着眉毛,瞪着眼说:“你们别不信,我没醉,我没吹牛,我说得都是实话,大实话……”

此言一出,醉酒之人登时清醒了几分,忙追问究竟用了什么手段弄死了玉贞,还不用吃官司?若是肯说,大伙儿连着请他喝三天酒。

如此撺掇,王树屏怎会不说实话。原来,自从玉贞指桑骂槐地咒骂姐弟二人之后,他就起了杀意。跟姐姐一通合计,想出一招毒计。那晚,他与姐姐先是假惺惺地对玉贞赔罪,得到玉贞的原谅后,三人在葡萄架下饮酒。玉贞不胜酒力,很快便醉得不省人事。他见时机成熟,马上跟姐姐将玉贞搬到屋中,接着从放在角落中的一个坛子里取出一条事先准备好的青花蛇,将蛇首送入玉贞的口中,“咔嚓”一声,用剪刀剪断蛇尾。那青花蛇痛疼难忍,拼了命往前钻去。一直钻入玉贞的肚腹之中才终于不动弹了。可怜的玉贞,自嫁入王家便一直受冷落,到头来丢掉卿卿性命却浑然不觉,只能说遇人不淑,错嫁无情郎。

而那位杜知县,拿了好处,自然不再追究,任由那对姐弟逍遥法外,始终没能为玉贞讨还公道。一桩杀人奇案,就这样被有意无意地遮掩过去了。此事遂被文人记载下来,留给后世评说。



Powered by 分分快三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